关注区块链行业,
推动区块链技术落地,倡导区块链良性生态!

加密货币交易所投资机构暗战,70余家在存量市场上演“黑吃黑”

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博弈正在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今年以来,火币、币安和OKex的江湖地位未稳,半路又杀出抹茶、BiKi等二线新兴交易所。为了杀出重围、博上位,这些二三线的新兴交易所无所不用其极,从“截胡”、“抢上”、“强上”,到大量上线传销币、资金盘等获取流量,加密货币交易所将“黑吃黑”的招数玩得淋漓尽致。

竞争日趋白热化的背后,不仅是交易所之间对加密货币市场存量资源的争夺,还有各路资本的加持和暗中角力。

互链脉搏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8月,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共发生了58起融资事件,投资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的投资机构更是多达70余家。

作为加密货币食物链最顶端的赛道,交易所已经成为越来越多资本的宠儿,但面对僧多粥少的存量市场和增长乏力的增量市场,资本的过度催熟或许正将交易所的发展引向另一个极端,并加速交易所大洗牌。

交易所的“黑吃黑”游戏

加密货币交易所之间的竞争,伴随着入局者越来越多,变得愈发野蛮粗暴。

据 CoinMarketCap 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共有1.2万余家数字货币交易所,对2870种数字货币进行交易活动,而当前全球数字货币市场总市值为2720多亿美元。

并且根据区块律动此前的报道,在整个加密货币交易市场中,前20家头部交易所已经吃掉了90%的利润,剩下上万家小交易所去瓜分剩余的10%利润,交易所竞争之激烈可想而知。

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生存逻辑是,先要有足够多的用户和流量,才会有源源不断的上币项目,流量用户能产生交易手续费,而上币项目能带来上币费。但对于大量的小交易所而言,没有流量和用户,项目方怎么会找上门来?

不少二三线新兴交易所开始反其道而行之,开启了“黑吃黑”的游戏。

“黑吃黑”的第一种模式,是二三线新兴交易所“截胡”、“抢上”大交易所的流量项目,以此快速获取注册用户和流量。

这些交易所中,尤以抹茶交易所为典型代表。从今年2月份起,抹茶先后“截胡”币安的Fetch.AI 项目、NEW代币和Gate.io的DILI等流量项目,并且抢上了RIF、BSV、BRC、MGC 等多个代币项目。

同样靠“截胡”、“抢上”流量项目的还有链行、HOTBIT、Coinail、币系等小型交易所,包括OKEx的BLOC、火币的TOP、BIBOX的原力协议等热度较高的IEO项目均遭遇多家小交易所抢上。其中原力协议项目曾一度被抹茶、HOTBIT等在内的4家交易所联合抢上。

这种野蛮粗暴的招数见效奇快。以抹茶为例,通过“截胡”、“抢上”流量项目的方式曾让抹茶在短短三个月,日活用户增长4倍,交易量增长了10倍,一度挤进全球交易所排名前十。而另一家小型交易所链行,在“截胡”OKex的BLOC项目后,官网日均IP访问量在1个月内从1.5万,飙升并一直维持在5万以上。

“黑吃黑”游戏的另一种模式,则是二三线交易所瞄上了大量的传销币和资金盘项目。

第一个收割传销币和资金盘流量的交易所,依然是抹茶。

今年年初,抹茶交易所做了一件绝大多数交易所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情,直接上线了被认为是资金盘的共振币VDS,VDS上线后创造了50倍涨幅的暴富神话。随后抹茶又上线了LDS、HDS、FDS等共振币,并引发了一股“共振热潮”,包括BT、ZZEX、VVBTC、GCCX等在内的小型交易所,紧跟着大量上马共振币和资金盘项目。

事实上,小型交易所与传销币、资金盘之间是各取所需的共生关系。一方面,小型交易所需要用户流量与资金来维持生存,而另一方面,资金盘和传销币也同样需要交易所来背书和消化内部泡沫。

但对于交易所而言,这种“黑吃黑”的模式实则是一柄双刃剑,且弊远大于利。传销币和资金盘虽然能够在短期内给交易所带来大量用户和资金,但其交易周期相对于主流币非常短,一旦泡沫破灭或项目崩盘,小型交易所的用户和流量不仅会急剧流失,甚至会引发维权风波,触发法律风险。

交易所背后的资本博弈

从合理竞争走向“黑吃黑”的背后,是二三线交易所与日俱增的生存压力,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来自交易所背后资本的催熟。

(来源:互链脉搏研究院)

互链脉搏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8月,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共发生了58起融资事件,并且从5月份开始,加密货币交易所融资项目的数量正在逐月递增,到8月份,当月加密货币交易所融资项目已经多达19个。

而另一方面,由于交易所来钱快,投资回报周期短,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开始扎堆入局。

(来源:互链脉搏研究院,不含2019年以前统计数据)

互链脉搏研究院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8月,投资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的投资机构已超过70余家,仅在8月当月,就有近30家投资机构领投或跟投了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

资本逐利的天性在加密货币交易所领域表现地淋漓尽致。有部分交易所在不到1个月内就完成了两轮融资,比如BJS交易所,前一轮投资机构从进入到收割退出前后不足20天。更有少数投资机构甚至亲自上阵,自己开干。比如节点资本近期内部孵化了GOKO交易所。

实际上,加密货币交易所备受资本青睐的背后,除了离交易近,来钱快、投资回报周期短以外,另一个重要因素在于成本投入低、门槛低、没有形成护城河。

互链脉搏了解到,一套复制版的交易所系统价格是7万元,15个工作日即可建好,如果需要定制新系统,则价格翻倍。普通小交易所系统的服务器费用,一个月在2500元左右,币种对接完成后,交易所每上线一个币,都需要单独配置一台服务器。服务器可以在阿里云上购买,一个月2800元左右。如此计算,购买一套交易所系统,再加上三个月的服务器费用,只需10万元左右,即可搭建一家小型交易所。

据此前《星球日报》报道,一家交易所只要真实交易量达到5000万人民币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仅需几万用户就可以支撑起一家交易所。

与公链、区块链应用等项目相比,加密货币交易所无疑是当前最具性价比的投资领域,以致于眼下不少公链项目都开始自建交易所。

但现实却是,当前加密货币交易市场主要是存量用户和存量资金的博弈,增量资金和增量用户增长依然乏力,并且交易所的数量比加密货币还要多的荒谬局面仍在持续。资本的蜂拥而入和过度催熟,是否会将大量交易所带向另一个极端仍不得而知。毕竟,在增量资金进场之前,羊毛终究还是要出自“羊”身上。

赞(0)
除注明“来源:区块链日报”外,本站所有内容转自其他媒体,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鉴别内容与项目真实性,如因本文产生任何问题,本站概不负责!如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