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区块链行业资讯
支持区块链监管政策,推动区块链项目落地及行业发展!

DeFi协议的护城河:它们在多大程度上是可以被分叉的?

 

前言:在公链的生态系统中,目前最引人注目的还是DeFi的发展。那么,DeFi协议本身有多强的可防御性?它们能够被分叉吗?DeFi协议的可组合性和互操作性对于以太坊自身的可防御性又有什么影响?本文基于当前DeFi的主要项目进行了剖析,提出了当前DeFi协议的可防御性排位,认为其中的USDT和Maker的可防御性最强,一个是在实战中展现了最强的流动性,一个是由于合成稳定币DAI的流动性和外部可用性。可防御性居中的是Tornado和Synthetix,一个是因为其隐私池自身的网络效应,一个是因为真实资产和合成资产的桥的门槛。而借贷市场和交易市场的可防御性相对不是那么强,主要是通过资金的补贴和资金池的相互利用,可以引导出一定的流动性,且无法达成绝对的优势,这也导致这两个领域的竞争者层出不穷。本文原标题为《聊聊分叉DeFi协议》,作者是Kyle Samani,由“蓝狐笔记”社区的“JT”翻译。

一堆新的layer 1区块链相继推出,我一直在思考以太坊的网络效应,以及构建于以太坊上的DeFi协议的可防御性。

几年前,我写了非主权Layer 1货币(如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网络效应相关的文章。从那时起,基于以太坊的DeFi生态系统开始蓬勃发展:通过利用一组DeFi协议,用户可以提取数亿美元的债务,这些债务由更大的资本池抵押。

现在,这些协议一起推动了数亿美元的经济活动,因此,对其可防御性进行推理是可能的。一种方法是量化和比较网络效应。但是,由于每个协议的底层动力都是独特的,很难量化网络效应,由此,很难进行一一比较。

在本文中,我将考虑:

1)分叉要付出的努力

2)分叉要付出的资金

之后,我会对这些网络效应的相对强度进行排位。最后,讨论以太坊生态系统可防御的级别。

合成稳定币——Maker

大约一年前,我写了关于Layer 2资产如MKR(MakerDAO系统的权益代币)如何在无须许可和开放的情境中捕获价值。在文中特别指出,“不可分叉状态”的存在是其价值捕获的关键。就Maker的情况,很明显,其不可分叉的状态是支撑DAI借贷的抵押品(以ETH为主)。(蓝狐笔记:这是Maker可防御性的主要部分吗?其他的协议不可以使用ETH作为抵押品吗?是不是DAI在不同外部协议中被广为使用才是真正的网络效应来源?此处欢迎探讨)

但是,现在也很清楚,这个框架不够完整。为了理解这一点,让我们假定,Maker网络效应的唯一来源是抵押品。富有的第三方可以分叉所有的Maker合约,创建山寨Maker生态系统,并存入数千万美元的抵押品来引导流动性。但,那又怎样?如果没有人想购买或跟山寨DAI交互,那么山寨Maker的系统是毫无用处的。

Maker可防御性的最强力来源不是MKR,或者支持DAI贷款的抵押品,而是DAI的流动性和可用性。DAI必须具有流动性,这样才可用。如果有人提取DAI债务(以ETH作为抵押品),如果没有流动性,DAI是没有什么用的。但是,可用性是流动性的超集。DAI的可用性来自商家的明显采用、来自其他协议(如Augur)、来自借贷协议(Compound、Lendf.me)中用作为抵押品。DAI已插入各种第三方应用、服务以及基础设施中,这使其更有用和可用。

DAI的流动性和可用性结合是其强大的护城河。资金雄厚的Maker山寨方可以提供更高的DSR,且向第三方付费以实现山寨DAI的集成,但尚不清楚这会不会获得有意义的牵引力

法币抵押的稳定币——USDT

尽管Tether不是纯粹的DeFi协议,不过,其市值超过50亿美元,我将其包括在内,因为它是加密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蓝狐笔记:截止到发文时,USDT市值已超过63亿美元,且一直在加速。蓝狐笔记预计,USDT市值进入前三只是时间问题)

USDT的可防御性很清晰:在加密生态中,它是最具流动性的资产,可以跟BTC比肩。所有主要的非美国交易所都在使用它,在很多衍生品交易所中被用作为抵押品,且在OTC交易结算中占据很大比例。

尽管来自USDC、PAX、TUSD、GUSD、DAI的竞争非常激烈,但USDT依然占据稳定币超过80%的市场(以市值衡量)。这是USDT可防御性的最终证明。

有几个团队正在致力于做稳定币清算所的工作,其中包括DeFi协议(如StableCoinSwap、Shell);以及像Stablehouse这样的中心清算所。如果它们取得成功,并由此减少稳定币交易的摩擦,那么,这对USDT有负面影响。

例如,如果这些协议/公司提供强力保证,能以最小滑点完成大量的稳定币兑换,那么,衍生品交易所或许会开始采用其他稳定币作为抵押品。如今,FTX在本地提供此服务;但是,如果流动性稳定币清算所的存在可能会加速这一趋势,这可能不利于USDT。

抵押货币市场——Compound/Lendf.me

Compound中不可分叉状态是其抵押品。因此,Compound的可防御性可以理解为:随着抵押品池价值的增加,借款人可以借出更多资金,这会吸引更多出借方,等等。

分叉Compound和在山寨的Compound中引导出流动性究难度有多大?

有几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山寨Compound的团队可以:

1、支持Compound不支持的资产(例如USDT)

2、引入更有利的抵押率和清算罚金

3、将自有的资产存入资产池中出借给用户,可以提供更具竞争力或甚至更低的利率

4、补贴第三方出借人以降低利率。

如今,Compound的抵押品不到1亿美元。如果山寨Compound的团队通过补贴用户来跟Compound进行竞争,例如,每年100个基点的量级,那么,其引导出流动性的年化机会成本将低于100万美元。这个量级的风险是可以投资的。

但是,除了Compound内部流动性(以借贷利率形式)外,Compound还受到几种独特形式的外部流动性影响,这可能会提供额外的可防御性。

首先,有一些第三方的聚合者,例如Instadapp、Zerion、RAY、idle.finance、Aave等。这些系统将存款路由到Compound,这反过来降低了借入利率,从而吸引来更多的借款人。虽然自然资本流动肯定不错,但还不清楚它在边际上是否很重要(因为山寨Compound的团队可以补贴利率用以引导流动性)。(蓝狐笔记:这里不仅有利率补贴的问题,还有平衡的问题,对于放贷人和借款人来说,什么是最合适的利率,这可能很难导致一家独大,不仅是Compound很难有强大的可防御性,且山寨Compound项目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从这个角度,市场至少可以容纳数家山寨Compound的借贷协议项目,且每一家都无法独大)

有意思的是,聚合者的存在可能会适得其反,因为聚合者有动机将用户资产发送到收益最高的借贷池中。假定合约、治理以及预言机机制具有相似的可信赖性,聚合者不会以牺牲用户利益为代价忠于Compound,因此Compound的山寨者可以轻松通过补贴赢得聚合者的支持。而且,一个足够大的聚合者可以将流动性从Compound虹吸到其自己的池或Compound山寨者中。尽管这并没有发生,但我预期它在未来几年会发生。

总体来说,还不清楚是否第三方聚合者会成为可防御性的重要来源。

其次,我们考虑一下cToken。cToken在某种程度上类似于DAI。如果第三方应用集成cToken(例如,作为抵押品),这会让cToken在Compound核心协议之外更具有可用性。这让出借人(cToken持有者)很难从Compound转移到其他山寨Compound的项目中。

尽管Maker/DAI和Compound/cToken可以做一定的类比,但它并非是完美的类比:创建DAI的唯一理由是将其卖出并购买其他东西(例如更多的ETH)。因此,山寨Maker是没有什么用的,除非有一个山寨DAI的市场。(蓝狐笔记:这里的意思是说,即使可以做到再好,也无法提供更多的功用,这是由它协议外的牵引力所决定。不过,如果可以抵押其他抵押品,事情就不一样了,如Kava可以抵押并btc、ATOM、BNB等,这带来了其他的可能性。在某种意义上,这类似于Compound和Lendf.me的关系)

然而,这对于Compound来说,事情并非如此。即便是第三方应用并不使用cToken,Compound依然有用。(蓝狐笔记:cToken并不依靠外部的场景而生存。DAI需要外部场景需求才能生存。)

从经验上来说,这正符合人们的预期。来自中国的dForce社区分叉了Compound代码库并推出了抵押货币市场协议lendf.me,且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他们已经向其系统引入了2000万美元的抵押品。

他们通过如下两点实现:

(1)提供Compound不支持的产品(如USDT、imBTC、HBTC)

(2)针对中国用户跟本地第三方进行集成

由此看来,dForce社区并不一定非得通过补贴lendf.me产品来达成这一点。(今天刚刚发生了分叉Compound的Lendf.me被攻击事件,DeFi世界安全第一,任重道远。)

Maker比Compound更具有可防御性。有了补贴预算,任何人都可以分叉Compound,且引导出借贷市场的内部流动性。但是,要想成功分叉Maker不仅需要补贴预算:它还需要DAI的流动性,以及协议外部的DAI的可用性。

通用合成资产协议——Synthetix

Synthetix是专注于合成资产交易的特定类型的交易所。交易所的可防御性通常是其流动性。但是,Synthetix并不是传统的交易所,因为它并不提供中心化的限价订单簿(CLOB),而几乎所有市场和加密市场的交易所都提供CLOB。

Synthetix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是,Taker在对抵押池交易合成资产时不会导致任何滑点,但是,流动性也是有限的,它是受制于系统的抵押资产量。这意味着流动性,具有可防御性,它主要是可用抵押资产的功能。

有意思的是,Synthetix交易所的增长实际上受制于taker通过将其真实资产(如ETH)交易为合成资产(如sETH)来进入Synthetix生态系统的需求。如今,大多数用户进入Synthetix生态系统是通过Uniswap进行的,Uniswap上最大的流动性池是sETH/ETH。因此,尽管对流动性桥的需求限制了增长,但它反过来也是护城河:如果有人试图分叉Synthetix系统,那么首先需要先引导出类似的流动性桥。(蓝狐笔记:也就是说,首先要有类似于Uniswap上这种较大的真实资产/合成资产的流动性池,这有一定的门槛)

Synthetix的网络效应跟Maker和Compound相比如何?

首先,让我们考虑协议中的抵押品。跟山寨Maker和山寨Compound类似,任何分叉Synthetix的人都可以自行资本化抵押其资产池,或补贴他人这么做。因此,抵押资产不太可能提供可防御性。

其次,让我们考虑一下外来资产:DAI、cToken以及合成资产。跟Maker的DAI不同,合成资产并不需要协议外部的流动性……取而代之的是,合成资产跟Compound的cToken更具可比性:跟cTokens一样,合成资产可在第三方应用中用作为抵押品,但不必使该协议起作用。虽然这可以成为可防御性的来源,但它还没有。

可防御性最主要的形式是真实资产<–>合成资产的桥。尽管Synthetix今天在利用Uniswap达成这一点,山寨Synthetix的团队也很容易通过Uniswap、Kyber或其他免费的DeFi工具提供其自己的真实资产<–>合成资产的桥。(蓝狐笔记:本质上也是通过资产可以实现的)

自动做市商(AMM)——Uniswap、StableCoinSwap、Shell、Bancor、FutureSwap以及Kyber

Compound是一家自动做市商,尽管它是用于借/贷而不是交易。如此一来,大多数以交易为中心的AMM的可防御性都可以理解为跟Compound相当,除了cToken。

从经验上看,情况确实如此。尽管由于产品重点不同(例如StableCoinSwap和Shell专注于稳定币交易,而FutureSwap聚集于期货),并非所有这些AMM都是直接竞争的,但是,每个项目的可防御性基本上取决于每个协议流动性的大小。

虽然在Compound中更大的流动性池允许更紧凑的借贷利率,但是,在交易为中心的AMM中,更大的流动性池为taker提供了更低的滑点。

Kyber在过去12个月中成为最具有流动性的AMM,其主要原因是:

1)进入其他AMM流动性池,如Uniswap

2)由于第三方集成会路由taker订单流

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AMM都会利用彼此的流动性池。

矛盾的是,一旦一个特定垂直领域(例如稳定币兑换)中的所有AMM进入彼此的流动性池,所有这些AMM都变成完美可替代品。所有的AMM都无法在分销方面进行竞争。(蓝狐笔记: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分销上的任何开拓,都同时为其他人做嫁衣)

非托管的中心化限价订单簿交易所——dYdx、IDEX、NUO、0x

这些协议的可防御性跟中心化交易所的可防御性相当,尽管有一些不足。

首先,所有的这些协议都受制于其底层区块链的约束,它们需要在这些链上结算交易,其中包括非确定性的订单执行、高延迟以及矿工抢先交易。所有这些限制阻碍了流动性提供商,因此增加了滑点。

其次,一般而言,所有去中心化交易所都不支持交叉保证金或头寸净额结算。虽然我希望最终在DeFi生态系统中看到这种发展,很显然,这还需要好多年。同时,中心化交易所FTX和Binance如今提供交叉保证金服务,且正在快速扩展其产品范围,最大程度地提高交易者的资本效率。

Mixer——Tornado.cash

Tornado Cash在上述DeFi协议中是独一无二的。其他公司专注于借/贷和交易领域,而Tornado聚焦于混合资金,以最大程度保护用户隐私。

如今,Tornado Cash并不支持池中的隐私支付。相反,它只能用于匿名化资金。Tornado的可防御性来源是其匿名池的大小。由于资金在Tornado池中的循环速度相对较快(整个资产基础每1-2周流转一次),因此网络效应会转瞬即逝。

此外,超过某个点,更大的匿名池从边际角度并不重要。例如,随着匿名集从500个地址发展到1000个地址,不清楚下一个边际用户是否会关心这一点。谁会认为1/500不够好,而1/1000就足够好吗?因此,就目前形式而言,Tornado Cash的可防御性不是那么强大。

然而,在未来的服务版本中,Tornado Cash目标是支持隐私池中的隐私的资产转移(而不只是匿名化资金,这是当前可用的功能)。在这种模式下,资本会更有粘性,因为它不会那么快地离开系统。这将使匿名池增长更大,使其对大规模资本更加有用。

相对于上述的其他服务,大规模资本只会进入大隐私池的想法是独特的。例如,如果整个隐私池只有1000ETH,那么,对于想匿名化9000ETH的人来说,这个池是不可用的,并且实际上它也对池中最初的1000ETH不利,因为最初1000ETH的所有者们可能不希望其中90%的可能性都与另外一个9000ETH产生关联。

对于想要匿名化10000ETH的用户,他们可能需要一个有90000ETH的池。这种模式,虽然还不可用,但很显然,它比当前的情况更具可防御性,因为它让最富有的人能够使用该服务,最富有的人有隐藏其财富的最大动机。

可防御性的排位

在考虑分叉这些协议的假设难度,以及迄今为止我们可观察的经验来看,我对这些协议的可防御性从强到弱进行排位。请注意,排位只是推测,因为它无法量化:

1.法币抵押的稳定币——USDT

2.合成稳定币——Maker

3.Mixers——Tornado.cash

4.通用合成资产协议——Synthetix

5.抵押货币市场——Compound/Lendf.me

6.AMM——Uniswap、StablecoinSwap、Shell、Banco、Futureswap

7.非托管中心化订单簿交易所——dYdX、IDEX、NUO、0x

将USDT放在第一位是因为它面临最大的竞争,依然比其最大的竞争对手USDC规模大5-10倍。虽然USDT具有争议,很显然,它具有很强的可防御性。Coinbase是该领域资金最雄厚的公司之一,但在过去18个月一直无法实质性地取代USDT。虽然稳定币清算所有可能改变这种局面,但现在还为时过早。

基于上面的阐述,应该很清楚为什么Maker位居第二。如果DAI不具有流动性,在核心协议之外不具有可用性,那么Maker协议就无法起作用。这两个特征不容易被分叉,也很难通过补贴进行取代。

我将Tornado排在第三位,高于借贷协议,因为富有的用户,他们在这些协议中提供绝大多数资金,需要其他富有用户的参与。而且,因为财富并不是平均分配的(富有的用户相对较少),我预计市场可能仅仅能支持1-2个隐私市场,而不是像借贷和交易市场可以支持10+个市场。

尽管Synthetix和Compound有相似之处,但由于真实资产和合成资产的桥的原因,我将Synthetix排在Compound之上。

下半部分协议的共同特征之一是竞争的加剧。从经验上来说,这很明显:企业家和风投资本家正在押注这些市场的可防御性不强。此外,正如上边提到的,竞争者可以通过补贴流动性相对容易地引导出跟目前大多数市场相当的流动性。(蓝狐笔记:除了护城河不够强大之外,市场规模的潜力也是他们所进入的重要原因,本质上都还是早期,不存在一家独大的可能)

生态网络级别的网络效应

在结束前,可以考虑一下上述提到的内容对以太坊可防御性的影响。

简单来说,以太坊的可防御性,至少与DeFi协议相关,它实质上比任何单个DeFi协议都要强。以太坊可防御性的主要来源不是资本或流动性,而是这些协议的整体的可组合性和互操作性。

让人惊讶的是,有人可以使用ETH作为抵押品,并从中生成DAI,并在Compound或Lendf.me上出借其DAI,然后使用DAI作为抵押品借入ZRX,并将ZRX卖出兑换出ETH……这只是在单个时间段内的单个交易。

关于DeFi的以太坊级网络效应的最终测试是首次bZx攻击。攻击者的交易很有可能是当时以太坊网络处理过的最复杂的交易,将五个复杂的协议链接在一起。在其他任何生态系统中要重建这种级别的互操作性基础结构将需要数年的时间(以太坊经历过的那样),因此,我建议大多数新的layer 1团队聚焦于DeFi之外的用例,至少在他们重新引导出各自的生态系统之前。

以太坊社区开创了DeFi值得赞!



添加新手交流群:币种分析、每日早晚盘分析

添加区块链向导微信,一对一亲自指导:Cxy1990-1101

赞(0)
如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区块链日报 » DeFi协议的护城河:它们在多大程度上是可以被分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