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区块链行业,
推动区块链技术落地,倡导区块链良性生态!

韩国中央日报专访|aelf创始人马昊伯:金融、支付手段、电商今后必将会依托于区块链技术之上,aelf已做好准备参与这场商业社会的变革

2019年6月8日,aelf创始人马昊伯接受了韩国最大区块链专业媒体Join:D的书面专访,本次专访中,马昊伯向大家详细介绍了aelf的技术及生态特点,今天小编带大家回顾一下专访的精彩内容,一起来看看,aelf创始人马昊伯对于行业的一些思考。

 

文字整理转载自丨joind.io

首先感谢您接受韩国区块链专业媒体Join:D的书面专访. Join:D是韩国最大传媒集团中央日报创立的公司. Join:D支持,鼓励区块链产业发展,以专业洞察力探寻行业必经之路.(以下简称J)

 

行业有关

 

J:事实上,中国政府是第一个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的国家。但在政府层面,据说可以培育区块链产业。从事区块链项目的角度来看,这是否可以?在韩国存在比较多的交易所,但是韩国政府严管交易所的原因,最近在韩国新开银行帐户相当不容易. 我们觉得中国和韩国政府的态度差不多。两国政府之中,哪国政策将帮助您开展更多业务机会?

 

马:政府方面的要求我们会严格遵循,具体的用意我们也不愿意过多揣测。但是我们理解的区块链项目在推出的时候就是一个全球性的项目,aelf的基金会注册在新加坡,也是在合规框架下进行的,不会对项目本身带来太大的影响。

 

严格的监管长久来看将更加有利于整个行业成长,即便在现在,我们还是可以注意到许多专注于欺骗投资者的项目。因为区块链行业许多项目都处于初期,本身失败的可能性也很高,所以提高投资者的门槛,可能更加有利于行业的正向发展。

 

但是直接性的禁止,不太能够成为一个长久性的政策,因为我们注意到整个行业还是在积极的在发展。

 

在每一个国家中,区块链都存在着巨大的机会,公有链有巨大的机会,同样的一些与产业结合的联盟链也有相当的市场。

 

J:您作为虚拟货币行业人士,如何看待沃伦·巴菲特对“比特币是老鼠毒药”的评估?

 

马:巴菲特在长期投资可口可乐,忽略了对IBM、Google、Apple的投资。他需要一个长期的盈利,而不是未来的想象空间,可能也没有太多人能够给巴菲特描述清楚比特币的未来、区块链的未来。所以,巴菲特说“比特币是老鼠毒药”,对于我们来看也没有多少意外。

 

我们知道投资是分类型的,巴菲特的投资风格显然不是天使投资人/VC的风格。因此,问其对比特币的看法,可能有点没有意义。当然,我相信,假如巴菲特私下拥有10%的比特币,可能回答会不一样,但是这个假设不会成立,因为10%的比特币,对于他的资产来说,是在是微不足道。

 

但比特币显然是有巨大的想象空间的,比特币现在被广泛用于价值存储及支付转账,相当于在一定程度上取代了银行及支付公司的作用。既然比特币能够给我们提供服务,我们可以认为比特币是一家“公司”。那么我想问,银行业、支付业整体市值有多少,比特币这家”公司“的市值,是不是占的行业比太低了些?当然,我知道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可能我们的问题可以换成,金融领域的公司的市值与DeFi 市值在10年后的比例会是多少。显然,DeFi前景广阔,aelf也将利用跨链技术推动去中心化金融体系搭建,因此巴菲特没有时间来跟我们坐下来想象未来,所以他看到的老鼠药却是我们的兴奋剂。

 

J:您觉得根据投资者的国籍,投资倾向有没有差别?例如,韩国投资者,中国投资者,美国投资者或日本投资者。请解释一下您对每个国家投资者的看法。

 

马:投资者可能根据国情差异,会拥有不同的投资风格。但是我们的精力主要集中在产品本身,用户体验,还没有太多精力来去做投资者风格研究。

 

J:在区连锁行业人士们中您与谁保持友好关系?通过和他们的交流,您给予什么样的帮助?

 

马:aelf是一个资金来源全部来自于机构的私募项目,因此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拥有大量的投资界的朋友,他们长期会跟进aelf的进展,给我们建议,这些就不一一列举了,我们的官网上有私募机构的介绍。

 

同时aelf也登陆了大量的交易所,他们给我们提供了良好的流动性。我们作为一个完全私募的项目,17年底的时候,就同时首发了6家交易所。

 

我们也跟许多去中心化项目建立了合作关系,将来会通过aelf的跨链特性实现数据交互。也会在运营层面相互给予支持。

 

FBG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Hashed 也在持续关注我们,Alphabit最近在跟我们一起开拓中东市场,我们在越南也跟VCC建立了合作关系。

 

J:然而,在韩国,对中国项目的看法没那么好。例如,一种被称为欺诈性项目的偏见。你怎么看待这种偏见?为什么这种看法会传播给韩国人?

 

马:中国的项目比较多,因此可能有好的有差的,我认为两国的交易所跟投资机构应该相互多交流,帮助投资者筛选优质项目。

 

J:目前您个人来正在投资的虚拟货币或代币吗?如果是,什么虚拟货币或代币正在投资?

 

马:BTC、ELF

 

J:您认为你们公司货币的正确价值是多少?如果它高于当前的市场价格,为什么它没有在市场上进行适当的评估?您认为原因是什么?

 

马:在没有产品正式运行之前,取决于大家的预期,跟宣传有很大的联系。长久来看,还是项目本身能够创造的价值。

 

J:您的项目的短期(年内),长期5-10年目标是什么?你想要实现什么?

 

马:年内aelf主网能够稳定运行,向广大开发者提供一个高效稳定的DAPP运行环境,能够便于DAPP开发者对自己的DAPP进行推广。

 

5-10年目标:我们认为大部分中介平台都可以通过区块链解决,包括纳斯达克这样的交易所,亚马逊、淘宝这样的电商,paypal这样的支付平台。aelf将会努力参与到这一场社会变革中来。

 

J:除了您的项目之外,您认为哪些项目最有前途?原因是什么?

 

马:EOS 在解决性能问题,Tezos 解决治理问题 ,Cosmos 解决跨链问题, Grin 解决隐私性问题

 

J:您认为韩国项目之中有没最有前途的项目?原因是什么?

 

马:对韩国项目仅停留在表面了解,没有深入的进行调查研究,因此不太容易做出评价。

 

J:如果您现在有10,000美元,你将在哪里投资这笔钱?

 

马:ELF

 

J:您怎么看今年虚拟货币的前景,包括比特币。

 

马:整个行业都在持续发展,在一个行业初期,即便是放缓发展,都要比传统行业快的多。

 

J:请您先简单祝贺Join:D的创立,而向将要看报道的读者们说一句话。

 

马:非常感谢Join:D的采访邀请,aelf祝贺Join:D的创立,希望未来可以和Join:D一道,洞悉区块链行业动态以及发展趋势,一起寻找行业新的增长机会,共同进步。

 

aelf有关

 

J:有许多人说,ELF和EOS是相似的概念。您对这种看法怎么想?如果不同,您认为有什么区别。

 

马:AELF不是超级节点,而是核心数据中心。我们的数据中心不仅解决性能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要高效的处理跨链问题。

 

AELF希望一个DAPP能够拥有一条专属的链,而不是像EOS一样,通过CPU、RAM等资源与其他DAPP共享一条链。 

 

J:ELF的特点是它只包含一个链中的一个智能合约。最初您怎么想到这个想法?实际上这有什么效果,或许有没有副作用?

 

马:ETH 和 EOS 这两个生态上的所有应用都是共享资源。比如以太猫游戏火爆的时候,使用以太坊转账就变得很困难。这是底层技术上存在的资源隔离问题,这是我们提出“一链一合约”的初衷,这可以避免链跟链之间,DApp之间的影响; 实际上我们不仅仅是“一链一合约”,在链资源足够的情况下,可以在在网络中部署多个合约,以此可以充分利用链上资源,达到效率最大化; 

 

J:ELF的白皮书被评估为比其他项目更难。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马:的确是更难,aelf技术难度更大,工程量也更大。诸如支持单节点的横向扩展,针对商业应用的高度可定制的OS等功能点,支持真实随机数等,都需要很强的技术功底和工程能力。另外,aelf的技术架构涉及更多的功能点和场景实现,让aelf 的工程量也更大。因此,我们的项目在GITHUB上持续活跃,最近经常活跃在前5,C#语言排在第一。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发布的aelf enterprise 7.0 beta 版本中,已经包含了这些feature,现在一些企业已经在这些基础上在做开发。aelf的主网工作也在积极推进。

 

我们之前规划的路线图,还是比较圆满的完成了,现在能够进行一些商业开发。

 

J:由于白皮书的困难,许多人接近价格点而不是ELF的实际价值。您能简单说一下ELF的真正价值吗?

 

马:亚马逊AWS、微软AZURE、淘宝Aliyun,给大家提供的是一个运行中心化服务的环境。aelf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运行去中心化服务(Decentrelized Service)的环境。

 

J:最近的行业问题是区块链商业化。为此,区块链项目必须切合实际。ELF是否表现出实用性?这方面有什么成就?

 

马:aelf系统是高度模块化,高TPS,资源隔离且提供完善的教程和开发工具,以及对应的开发模版;4月30日,aelf正式发了aelf enterprise 0.7.0 beta,这是一个整体的区块链商业化解决方案,包含完备的区块链系统、开发套件、开发文档、以及配套的基础应用和基础服务。

 

J:ELF的另一个特点是它基于云服务。特别是否有理由将云服务纳入区块链?

 

马:ELF基于云服务,同时对外提供的是去中心化的云服务。一个服务在中心化的云上会宕机,但是在AELF上,这个服务永远不会宕机。

 

J:ELF的证明方法是DPOS。DPOS方法具有效率优异的优点。但是,有人指出,DPOS的缺点是分散价值被稀释,证人在决策过程中可能会有滥用。您觉得这些缺点怎么样?如果有互补点,那是什么?

 

马:Aelf的通胀率没有那么高,节点收益主要来自云网络运行过程的收益。决策被滥用的问题我们考虑到了,我们增加了一个三级治理的方式,1.核心数据中心 2.核心数据中心+备选节点 3. 全民投票。后一级可以否定前一级的提案。

 

J:最后,请向ELF的投资者说几句。

 

马:我们会持续更新我们的产品,在开发者友好,普通C端用户友好方面积极努力,推动整个去中心化行业的发展。

赞(0)
除注明“来源:区块链日报”外,本站所有内容转自其他媒体,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自行鉴别内容与项目真实性,如因本文产生任何问题,本站概不负责!如转载本站原创内容,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